浙江 > 本网专稿

制造业人才净流入率连续18个月位居全国首位——宁波,制造业人才“首选之城”

来源: 中国日报网
2019-09-11 17:30 
分享

中国日报9月11日电(记者 马振寰)在宁波,有种“奇怪”的现象——心无旁骛做制造。

申洲国际目前股市市值超过1500亿元,入选“最具投资价值上市公司”。然而市值带来的真金白银的荣耀,董事长马建荣并不太关心。

他对此轻描淡写:我是一个笨人,只做从一根棉线到一件衣服这样一件事情,用儿时的经历做比喻便是:“那时候冬天奶奶腌的咸菜是全村庄里最好吃的,很多人都来吃。”

1999年,德国法兰克福乐器展销会上,目睹中国钢琴无人问津的尴尬,时任宁波北仑钢琴配套厂厂长的陈海伦暗下决心,要制造出世界一流的钢琴。

记不清此后的几千多个日夜了,从零碎的配件制造,到主打核心部件,再到自主品牌的研发和生产,陈海伦和工人步步攻坚,“海伦钢琴”的名头已然成为世界钢琴行业里颇具影响力的中国民族品牌。

一块电池,一掌可握,有一群人却为此奋进了65个年头。在双鹿电池创办之初,这里仅仅只有7人小作坊式的手工生产。

如今,其碱性电池生产基地一跃而至世界第三、亚洲第一,全自动无人智能电池生产线是全球首个,即使车间灯全部熄灭,也丝毫不影响生产。

正如你所闻所见,宁波传统制造业从来不缺革故鼎新的勇气,一代又一代甬商,无数宁波企业家都用自己的经历讲述着一个做企业的道理:当你专注在一件事几年、十几年、几十年,即便你不声不响,不甚张扬,世界总归会知道你的名字。

时间是块试金石,就像今天,这座低调务实的城市,在全国的版图上闪烁着异样的特质——

根据猎聘大数据研究院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宁波制造业人才净流入率连续18个月位居全国首位,远超国内的其他制造业大市。

人才去留选择是对一座城市产业基础、经济实力、生活环境以及自我价值实现等方面的综合考量。择天下英才而用之,宁波,已然成为全国制造业人才的“首选之城”。

起初,他们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涌向宁波,来到宁波,可能是冲着某家制造企业,可能是冲着某份丰厚的薪水,可能是冲某个难得的机会,但最终,留住他们的还是个体与城市同频共振的无限张力,自我与城市共生长的澎湃动力。即便你不声不响,不甚张扬,宁波总归会有你的应许之地。

  • 雄厚的制造业基石

今年6月,猎聘发布的《2018中国制造业高质量发展人才白皮书》(以下简称“白皮书”)中,随机抽取了猎聘平台分布在全国的500万制造业中高端从业者样本进行研究,同时选择了天津、深圳、苏州、重庆、宁波、武汉等6个国内制造业发达城市进行问卷调查,从而形成全国制造业人才画像。

在涉及宁波1000多名制造业人才的问卷调研中,当被问及选择在宁波工作的原因,排在首位的是“实体经济基础雄厚,制造业发展充分,机会多”,占26.70%。

宁波,百舸争流,奋楫者先——

拥有国家级制造业单项冠军企业28家,数量居全国城市之首,主要聚集在关键基础材料、核心基础零部件等领域,其中57.1%的企业主导产品市场占有率全球第一,92.9%的企业主导产品市场占有率全国第一。

宁波,所谋者大,所见者远——

拥有9个全国唯一的产业基地称号,正部署加快推进“246”万千亿级产业集群建设,是全国重要的先进制造业基地、全国最大的石化产业基地和新材料产业基地、全国四大家电生产基地和三大服装产业基地之一。

从产业实力看,宁波的家底不容小觑。这源源不断地创造着就业机会。

根据标准排名城市研究院发布的《世界智能制造中心城市潜力榜》,宁波拥有5219家智能制造企业,位居全球第七,制造业从业人数达101.52万人。也就是说,在宁波每8个人中就有一个从事与制造业相关工作。

均胜电子是宁波第一大产业汽车制造业代表企业。通过一系列的国际并购和内生增长,均胜用15年成长为一家全球化企业,跻身世界汽配供应商30强。

全球化企业也自然吸引着全球人才来到均胜,来到宁波。

2011年,均胜电子成功收购德国普瑞。Peter次年成为普瑞中国的一个项目经理,随着普瑞高速发展,他在2016年下半年被委以重任,成为普瑞中国区总经理,掌管普瑞全球发展最快的市场。

在来宁波之前,Peter对中国的了解仅限于网上,“而且互联网上的报道并不多,搜索到的图片也显示中国很贫穷和落后”,但是让他欣喜的是,来了以后他发现中国城市的开放和国际化程度非常高,尤其是宁波的制造业产业成熟度令他吃惊,员工的技术专业度和管理专业度丝毫不输德国这样的老牌工业国。

“宁波的发展非常快,我刚来的时候,这里还是一块荒地,如今建筑林立。”他望着窗外普瑞中国区的新厂区说,如今普瑞中国区的汽车电子生产车间、产品研发中心、模具车间和注塑车间等,都在新厂区内“安营扎寨”。不仅如此,他和家人也都成为了新宁波人,“在这里生活的久了,就不想去其他城市了。”

2、创新的制造业基因

著名财经评论员叶檀的微信公众号曾通过大量数据比对,深入分析全国城市产业结构后,得出结论:制造业中,宁波不少战略新兴产业有大看点

“我们把70个城市的战略性新兴行业公司总数作为一个数据池,挖掘出各个城市每一类新兴行业的公司占比,同时增加了70个城市的战兴行业增速,由于统计数据的缺失,部分城市用高技术行业增速替代。这样一来,宁波排名迅速窜升”:

在新能源汽车产业占比排名第3;

在高端装备制造产业占比排名第4;

在新材料产业占比排名第5;

在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占比排名第7;

在能源和节能环保占比排名第8;

在生物产业占比排名第12。

这些战略新兴产业,无一例外的都是当前宁波狠抓、力抓的产业,也是宁波大量引进智能制造人才的产业。

2015年在宁波诺丁汉大学博士毕业后,Salvador先是去了中部的一家公司工作,由于气候等种种原因无法适应,又回到了宁波,最终选择留在宁波永新光学股份有限公司,从事跨平台软件开发工作。

他说:“永新光学本身就是国际化的公司,和很多国际大公司都有合作,是莱卡、蔡司等世界知名企业的核心光学部件供应商,留在这样具有国际视野的公司,有利于我个人的发展,给予我学习、思考、创作的不竭动力。”

和Salvador作出相同选择的还有钟志诚,虽说在上海、北京求学过,也在德国、荷兰、奥地利工作生活过,他独独钟情在宁波安家落户,并于2017年正式成为中国科学院宁波材料技术与工程研究所研究员。

他所在的中科院材料所磁性材料与器件重点实验室,有应用到无线充电装置的磁性材料、应用到新能源汽车储能方面的非晶合金软磁材料、应用到芯片上的磁性存储材料等,都让关心“最后有没有用”的钟志诚感觉干劲十足。

《白皮书》中重点关注的天津、深圳、苏州、重庆、宁波、武汉6大热点城市中,流入宁波的智能制造人才占比最高,达62.55%,比排名第二的城市还要高出8.14个百分点。“3315系列计划”、人才生态建设“1+X”系列举措、海外人才服务23条,这些吸引和留住人才的举措,好比是人才成长的阳光、空气和水土,吸引着更多的钟志诚们从世界各地来到宁波,创造着自己的创业传奇。

“宁波智造”迸发的创新因子,无疑是人才成长发展的自我需求

在马斯洛提出的需求金字塔中,人类需求从低到高依次为: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只有底层的需求被满足了,高层次的需求才会显示出激励作用。宁波对人才的吸引力也同样可以按照金字塔的逻辑反向推论——

当城市汨汨不断地迸发出活力,新产品、新模式、新业态不断涌现时,这一定也是一座宜居、文明、安定、友好的城市——此厢风景独好。

3、尊才、爱才、惜才的氛围

在吉利汽车研究院,短短数年,“90后”技工范武从生产线上的试装试制工成长为一系列新车型总装试制负责人;

在宁海县猎豹汽车维修厂,25岁的小伙子林先民,已经凭着一身好本事拿下了高级技师的技术职务;

出生于1996年的余姚小伙子陆翔宇,入职中银电池短短两年,就已挑起了所在岗位的大梁,如今还带上了徒弟,传授自己的一身好技艺……

每一种人才都有他的归属,每一个年轻的灵魂都不曾被忽略。在《白皮书》群像中,全国37.9%的制造业人才都是30岁以下的年轻人,宁波的这个比例更高达47.5%。对于这些年轻人来说,工作不仅仅是一份养家糊口的职业,更是实现自我价值的平台与途径。

尊重人才,给予年轻人自我实现的平台与路径,“人本”理念也是宁波制造企业之所以能吸引人才的一大关键。

华东师范大学物理化学专业博士陈胜洁,2015年毕业时没有像许多同学那样选择去高校任教,而是来到了宁波江丰电子材料股份有限公司,选择做一名分析检测人员。

“我一直特别喜欢当时企业网站上的一句话:每一个人都是企业的宝贵财富。”陈胜洁坦言,是江丰电子浓厚的人才成长氛围让她做出了这个职业选择。

她选择了公司,公司也选择了她。从她加入公司的那一刻起,公司管理层就为她设计好了个性化的成长路径,让她尽情施展身手。头顶的博士帽,为陈胜洁在厂房里的发展带来了更多可能性:“在生产一线,我可以接触到更多的人和事。有时还会遇上董事长直接交办的任务。”

除了企业,近年来,宁波更在政府层面实施了优化专家服务、保障人才安居、培养技能人才、打造青年友好城等一系列人才政策,积极营造良好的人才生态,不仅为吸引人才,更为留住人才打下了坚实基础。

今年更是首次设立了宁波人才的专属节日,将每年的“谷雨”确定为宁波人才日,取其“雨生百谷,生机勃发”之意,用城市的最高礼遇和最大诚意向人才致敬。

此外,丰厚的薪资待遇和相对较小的生活压力也是宁波吸引人才的一大利器。

近日,智联招聘发布《宁波“246”万千亿级产业集群人才供需分析报告》着重梳理了宁波制造业在薪资待遇上的优势——

根据宁波市企业端发布职位薪酬分析,平均薪酬排在前三位的行业分别为新材料、汽车和软件与新兴服务业,分别为9699元/月、8791元/月、8600元/月。各个行业单位承诺平均薪酬为8160元,求职者平均期望薪酬为9042元,差距仅为882元。这意味着,宁波目前企业的薪酬已非常接近求职者的期望薪酬,具有极强的竞争力。

同时,《白皮书》调研发现,天津、深圳、苏州、重庆、宁波、武汉6个热点城市中,制造业从业者未来五年内愿意留在宁波发展的人比例最高,为70.19%。宁波在中长期内,对于人才安心留下发展具有较大吸引力。

随着宁波人才工作的不断推进、人才生态的持续优化,“制造业人才的首选之城”绝不是一句空洞的描画,而是触手可及的现实!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cdoffice@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